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时间:2020-11-18 23:05:26 来源:618淘宝优惠券,优惠券,优惠卷,天猫优惠券,天猫购物券,天猫超市优惠券,淘宝优惠卷  阅读:(580) 收藏
转载:

在和《人物》长达四小时的对话中,曹骏不避讳任何话题,谈及这些年的浮沉,他自认没有山穷水尽的时刻,演不演男主角,真没什么关系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在和《人物》长达四小时的对话中,曹骏不避讳任何话题,谈及这些年的浮沉,他自认没有山穷水尽的时刻,演不演男主角,真没什么关系。很多时候,蛮好的这句温吞的评价,帮他盖住那些苦涩与真正的人生命题。


文|三三

编辑|姚璐


在32岁的演员曹骏身上,曾经演过男一号变成一个诅咒。


他在男一号前面加上了绝对二字,那是8岁时演《真命小和尚》里的开心,编剧拿剧本来贴合他,使他能展示更多自己的性格特点。1997年播完后,获得亚洲电视新人奖,第二部还是他来主演,紧接着又有《侠女闯天关》《九岁县太爷》等戏。机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,把他抬到《宝莲灯》剧组。14岁,他演男主角沉香,带着一身少年气,和书生式的白净灵气,成为那个时代里最有记忆点的少年角色。


运气在他高考失利之后,也就是成为大人之前消失了。来找他演的戏不再是男一号,戏也越来越少,还有导演以为他不演了。像大多数的童星一样,从那之后,他开始自己的夺回之旅——我想的是我会回来的,大学毕业重新开始拍戏时,要让认识我的这些观众,看到真正提高的曹骏,真的是很棒的一个人,很棒的一个演员。在北京的办公室,他笑着告诉《人物》。


他长着规整的双眼皮,脸上集合了最典型好人的五官。他的笑,好像做什么事都能被人原谅似的。


他把小时候的成功归于努力、听话。在家里他听惯了妈妈的话,妈妈要求高,他必须品行端正,一个绝对的好学生。而在片场,导演就是大家长,他能很快明白大人说什么,照着去做就行。他的前任蓝盈莹曾经形容他内敛腼腆,兢兢业业,一丝不苟,是最不像演员的『理工男』。


然而长大后的被动,也归于太听话。不会主动,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圈子里,很吃亏。他爱说的词,努力算是一个。爱用的比喻,像上战场一样去做。能听到决心吭哧吭哧作响。有业内导演点评他,太紧绷,不放松,松弛一点也许会更好。


《演员请就位》把他的困境展露无疑。他没有私自加戏、秀表演欲,把角色演得挑不出大错,却依旧不能晋级。在模拟娱乐圈规则的节目里,他非常被动,在第一轮的市场评级中,他是公认的倒数第一:有代表作、没名气、没市场。他眼眶有些泛红,说着自己的困惑:我到底还适不适合做演员?


在和《人物》长达四小时的对话中,他不避讳任何话题,谈及这些年的浮沉,他自认没有山穷水尽的时刻,演不演男主角,真没什么关系。很多时候,蛮好的这句温吞的评价,帮他盖住那些苦涩与真正的人生命题。


大家挤在一起化妆,也蛮好的。接的角色比原来重要了,蛮好的。他用一句话概括这十年的摸爬滚打,相对来说我还是属于一个蛮幸运的人了。


期待被看到,但又想要用坦然的心态面对,使他变得着急又不能太着急。他既觉得实现目标是一个过程,要去享受。转念又想,还是希望快点上戏,赶紧演,赶紧播,让观众看到,其实这块我是满心急的,我们现在能争取到一些资源,没有说,没事我们慢慢来,没有人等的,对吧?


他如何解释自己的人生?以下是他的自述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
王者


我小的时候真的挺顺的,14岁演了《宝莲灯》里的男主角沉香,绝对的核心,所有剧情也都围着沉香发展,当时在央视反复播,最高时收视率是9.1%。七八岁时演《真命小和尚》,编剧还会围绕我的具体情况来改戏,他们在写剧本时就想这个是给曹骏来演,怎么让我的特点或者性格在戏里更加分。这时候还是很幸运的,一个接着一个,机会都非常好。


高考是人生的第一个坎,我没有考上四大名校,去了上海视觉艺术学校。小时候虽然拍戏,但真的要去考这些艺术院校不太适应,艺术院校可能是需要你声音条件特别好,或者你的形象特别好,身高特别好。


我就是因为演影视的关系,面试时比较自然、生活一点吧。我也没有机会跟面试老师们说以前演的《宝莲灯》等等,他们要把你放在舞台上来判断,你的条件要很好,种种这些,所以就不是很对口。考试过程里比较出挑的那些考生,觉得主要是他们声音洪亮(笑)。


考学不是很顺利,虽然心态调整很好,没说一下子很颓废,但内在是有刺激的。我对自己要求高一些,也是想在大学毕业以后,重新开始拍戏时,能够让大家看到真正提高的曹骏,真的是很棒的一个人,很棒的一个演员。


大学学习是比较下功夫的,练武术、练表演、去准备片段,包括说要去查资料,甚至这些书在书店没有了,我去校外很多图书馆借。跑过去把整本书复印下来,拿到学校去看。


但是大学学表演,我对于人的观察还是远远不够。还是在表演上面单纯地下功夫,劲使得挺大的,但是没到点上。态度各方面我觉得是好的,但是要抓住恰当的发力点,才算是学明白了,通了。


回想高考这个节点的得失,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段奕宏老师、陈建斌老师考了几年这个事情,当时没有看到他们的采访,之后才知道,根本没有想过要第二年再考一次。你看我拍这么多戏,周围家人没有干这一行的,没人会给我一些意见,专业上的、圈内人的意见,没有。


我当时要是别人提醒我,曹骏,没关系啊,很多好演员都是考了两三年,你一次没考进并不代表什么啊,咱们再专门训练,明年就一定进了,没有人这样提醒。当时就选了学校,就这样去了。其实也没有什么重新来的可能,当然也没有什么对错的。


微博上那句话,王者归来,当时那个话说得挺霸气,但是对我来说,是希望我能够回来,让大家看到更好的我,倒也不是说把自己当做一个王者。我用这句话,挺有自信的,也是让自己能够获得一点能量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曹骏在《演员请就位》中饰演许幻山


陪衬


我从大四开始就拍戏了。从小学开始以后,当学生这种感觉没有很浓厚,更多是在剧组里面拍戏、工作,实战的感觉。所以我一到剧组,反而觉得很适应这种节奏。


大四演了一个电视剧,讲了一个少林寺武僧保护村民,动作戏蛮重。我演就是一个武僧,其实难度不是很大,但时间超长,拍了8个月。我也不知道怎么找到我的联系方式,让我去跟导演见一下。那个导演因为知道我过去这些作品,觉得我适合里面的角色,所以就接上了。


落差可能是,角色的戏份不是很重,一直跟在男主角旁边,可能要跟全程三四个月的整拍时间。各方面的片酬也是比较低的,看你能不能接受。(这个角色)就属于是跟着、陪伴、陪衬。当时我就觉得好啊,我也要去,哪怕是戏不重,但零碎算起来戏还挺多。


有一次当我进组以后,年龄差不多的演员坐着聊天,有人说,哦,你是曹骏啊,《真命小和尚》是你演的啊!就有这个情况你知道吧,人家就觉得,你以前演过这样的戏,现在还能来演一个比较轻的角色。我对这东西觉得还挺淡然的,我说对对对。但是很快会转过来,同龄人反而对我更多的是佩服。他说,哎哟,那曹骏可以啊,过去你演过这些戏重要的角色,现在你能够让自己放低身段,能够蛮坦然地接受这样的戏,看你的状态也挺好。朋友都还蛮肯定我。


但毕业后越来越觉得艰难的事是,再去争取一些比较好的重要的角色就难。因为大学停了几年,圈内的很多人都以为我可能不拍戏了,就是消失了,这种感觉。


像其他四大院校的,人家就觉得咱们都是一个学校的,师哥、师弟,怎么着,那你来吧,就可能会有帮一下忙,像我这样的就属于有点单打独斗的。


演员机动性、变化性比较大,忙了三个月,拍完以后,可能我接下来有一个月空档的一个时间,也许戏还没接上,碰到这样的情况,会突然有一种心慌。


那些年虽然我也没有停滞,但是你不主动,别人也不知道你在干嘛,你想干嘛。所以也可以说是有一点荒废。对于自己和市场的判断,怎么能够让市场看到我,这个地方我是做得不够的。


到了二十七八岁的时候,我逼自己去见组,拿着资料,到北京的几个见组比较多的宾馆酒店,敲门进去,给人家。也都不认识,就跟导演介绍自己。有位选角导演看了简历之后,就说我之前的戏他有看过,他说我准备在筹备顾长卫导演的作品,最后很幸运就演了《遇见你真好》,第一次演院线的电影。


有时候在剧组会碰到一些很小时候合作过的演员,又时隔十几年以后碰到了。当然是个别现象,他觉得过去合作过,现在自己混得还挺好,大家再见面,他就是那种挺得意的样子,我是很讨厌这种人。我跟他保持距离就好了,大家都是自己做自己的事情,也没有什么太多联系。我觉得解决方法最好就是自己争口气,把这戏演好了,到播出的时候给大家看,这是最简单的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《遇见你真好》中的曹骏


童星


在我3、4岁的时候,我爸爸就从上海离开,去了南非工作,也算是创业,赶上90年代初有一个出国热潮。我爸爸就是一年回来一次,成长的阶段里,我跟妈妈相处的时间多。她性格很严谨,加上又当父亲又当母亲,对我比较严格。


有时候我换下来的衣服,她要我自己去叠一叠,不会让乱七八糟地一塞就好了,就是要摆放整齐。


在学校,我妈妈也是要让我主动点,做一个好学生,班级要选行为规范员,她鼓励我去。她的期待是我要品行端正,做一个好学生。我妈妈这个管教是收着,不是散养。情绪不好的时候可能就骂两句,也会有打我,但不多。我小的时候比较怕她,哪怕我放学回来,可能我在看电视,或者看漫画,听到妈妈的脚步声上来,我马上就要把书打开,要准备开始要做作业了。感觉其实是装出一个认真的小孩。


因为小时候都没有办法太多地去抵抗,对吧?哪怕心里不想。(我的)成长不是那么松散、随随便便、那么野,其实我是渴望这种东西。最大的心愿是,在弄堂里面和小伙伴们玩,跟大家去交流,但是印象当中不多。有一次是我记得好像我第二天就要进组拍戏了,我妈妈说,那行,你自己去玩吧,我就很开心,也不会很疯狂,就打了一下午那种翻牌。


走上演戏这一行很幸运。七八岁时看《少林寺》等电影,就想学武术,学了一年,小有所成。后面《真命小和尚》剧组来选角色,需要一个会点武术的小孩,我那时候年龄大小正好也适合,就被选中了。


拍戏我也完全没有接触过,纯粹完全是新的。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可以说从第一天开始演起来,大家都会觉得我OK的,没有说孩子演不出来啊,演得不行啊,要去引导他啊。我在想为什么不会让大家觉得那么费劲,可能跟小时候成长也有关,我妈妈对我的管教比较的严厉,相对来说,我会比较明白大人们的意思是什么,能听懂大人的话,也就能去做到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

还有就是忍耐力,比较能吃苦,小时候同龄的小孩子,会更加任性一点,不配合了,不拍了,不演了,我不太会有这个样子。记得拍《宝莲灯》,才14岁,第一天就吊了一整天在里面,各种飞,我累得一塌糊涂,腰都直不起来。但是导演还说,镜头看你后面驼着,不好看,其实心里面也是特别的委屈,身体又疼,我也是要争这口气憋着劲,拍拍拍。到后面,我洗澡脱了衣服以后,跟我妈说,我怎么腹肌都吊出来了。


这种忍耐力和妈妈的教导也有关。当时我妈妈的角色是,保护我,还监督我。保护是她会去给我争取多一些休息,包括营养跟上。她也会督促我,要很认真地去演,不要懈怠,毕竟是孩子还是贪玩。有时候她会在导演后面监视器远远地看我在镜头里的表现,她非常了解我,知道哪些是属于不太认真的表现,就会来提醒。到《宝莲灯》之前,这些作品如果有一些好的表现,也有一部分是我妈妈的功劳。


但当童星失去的是在学校里的时光。从二年级开始,三、四、五这些年级,每年都会请假去拍戏,长的也要三四个月。一直到高中演《宝莲灯》之前,文化课其实说真的,你说学到什么。在学校可能也就是认识一些好朋友吧。当时我是会有点恐慌的,毕竟回到班级以后,一些老师课的东西拖得比较多,卷子发下来,自己什么都不会。


回到学校大家特别会关注我,我做的事情会放大一点。但我基本上不聊拍戏的事情,我和谁合作一起演戏,不聊,纯粹全在聊篮球、科比,都在说这些东西,聊运动。他们可能知道我的个性吧,我这个人内向,不太喜欢去炫耀。同学到现在评价我还是一个非常努力的人,比较实在、认真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宝莲灯时期的曹骏 图源网络


绷着


我演的沉香这个角色,在《宝莲灯》里所有演员当中算受益最大的一个,已经是非常幸运了。重播很多次,加深了大家的印象,哪怕到现在,还有一些观众还记得这个戏、我演的这个角色。


但为什么里面的演员名字还是没能被记住?我想当年制片方不像《还珠格格》有港台方面(的背景),有商业造星的想法,原班人马一部接一部。我们那时精力就是在做一个作品,这是我们欠缺的地方。所以戏大家记得住,但是演完之后,演员就自生自灭吧,你们自己该怎么怎么样。


长大后,童年的那些优势消失了,一些想不到的事变成问题和困难。


比如现在我想改变人生中的一件事,就是希望阅读能力提高,读书各方面快一些,提高学习能力,时间就节省了一点。我如果能够吸收更多一点,在到我自己能够展现、表达的时候就能够多一点。


你要说是因为初中、高中的时候底子比较松,也有可能吧,做学生的时候,还是觉得自己读的东西还不够多,只是更多的是工作演戏的经验。


在日常的工作中,我从小教育是,不会去得罪人,是防守反击型,不主动攻击。其实很多事情都变得不那么主动。内向、稳妥、不去炫耀这一点,在我要主动推荐自己,让别人看到我这一点上,很吃亏。


我最想演的角色是《无间道》里刘德华那个坏人角色,他是一个坏人卧到了好人的里边,他就会在矛盾,我到底是做一个好人还是要做一个坏人?在我看来梁朝伟演得非常好,他其实是警校的一个人,然后派到黑帮的一个卧底,那他本质是一个正义的人。但我希望演一个反派,把人比较复杂的一些东西演出来。人会追求自己的对立面的东西,现实里,我还是相对来说演的正面角色比较多,接到的也大多是这样的角色。


其实我很想拥有主动权,在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后,想做自己感兴趣的片子,然后能够做一位导演,要不就成为制片人,就是比较全面型的电影人。


这些年弦一直绷着,一直在努力,时刻准备着。最近听到关于我演技的评价是,放松一点,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和包袱,松驰一点,就会好很多。我也不太能够自嘲,其实自嘲一下,轻松一点,幽默一点,人生包袱没那么难扛。


虽然不够放松,但是我自认为性格里韧劲还是有的。野心有时是非常折磨人的,越想得到的那个东西越是非常让人遭受痛苦。但是我的心态还OK的,能够演第一男主,当然好。不能说我非主演我就不演了,我倒不是这样的人,怎么说?是叫能屈能伸一点。


并不是说一定要什么独立休息化妆间,大家一起化妆,能够有点交流,真的蛮好,演员不是要多一点经历,多一点观察吗?


对我来说这个和解的过程还好,没有觉得很痛苦,真的。可能说自己还算是幸运的。这些年拍的这些戏,也都算是我自己喜欢的角色,可能拍了以后还没播,或者是播了以后也就播了,甚至会有一些观众以为我不拍戏,看不到我的戏。就算如此,每个戏里面总是能够碰到一两位值得我学习的演员或者导演呢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曹骏在《演员请就位》中饰演昆仑


心急


媒体里常讨论我和蓝盈莹之前的恋情。在我眼里,她就是很有热情、比较阳光的女孩,很亲切,也是能够吃苦不娇气,这个是非常好的。她对自己要求也是非常高,就是要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,会努力去争取的人。


我的目标感还好,如今经过沉沉浮浮,我可能说不是那么地着急,觉得这是一个过程,也要去享受,可能过程当中你有起伏,但是目标一直在前方,时间长一点没有关系。


不过有的时候我的心也挺急的,希望能够快点拍到自己想要拍的戏,然后快点上戏,赶紧演,赶紧播,让观众看到,其实这块我是满心急的。但是自己的经验各方面来看,不能太着急,还是要在恰当的时候碰到恰当的朋友,碰到一些运气,碰到一个特别合适的角色,可能前面的这些工作,看似没有什么成效,但这些积累或许会带给我一个特别适合的角色。


我觉得恋爱的事情,怎么说呢,恋情让我看清了自己,也是更加反思自己,也看清了一些现实,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,是自己要努力,给自己争口气,自己要能够强大起来。这也是非常美好的一段回忆,就是从这个回忆里面,我自己要很清晰知道那个问题出在哪里,然后真正地成长起来,面对现实要坚强主动出击了,这种感觉。要像奔赴战场一样的去做。


我来看这个演艺圈,就是像一个戏台,在场下的时候呢,要下功夫,轮到你上台的时候,你就是要尽情去把握住这个机会,去表现、展现,可能时间不长,但是你在台下的时候要踏踏实实,和人交朋友,学习,磨炼自己的功夫。上台时,当仁不让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曹骏和蓝盈莹 图源网络


命运


去《演员请就位》也是希望让大家能够看到我现在的状态,总是能够得到导演们的点评吧,是会有收获的,让市场上观众能看到我。因为去年、前年拍的戏,没有跟大家见面,而且现在也需要拍戏,接更多的戏。还是要去拼一下,顾虑太多的话,干脆在家待着就行了。


整个过程确实是,挺煎熬。当时遇到最后一名,挺惊讶,也挺尴尬,大家一个个都选了自己角色就都走了,留下现场只剩我最后一个人,有点难受,可是我没有责怪自己,或者觉得自己这几年不够努力啊,所以你才落到这个地步,我没有这样想。既然到了最后一名,就触底了,下面没有空间了,曹骏,挺好的,现在已经到地上了,接下来你的空间只有是上升。


没有导演举牌的话,当时还是挺尴尬,小小的失落。演员聚集的这种节目,就是一个模拟的小型娱乐圈,很现实。有一定关注,大家才会跟你说说话,你没有关注度,是谁人家都不知道,也不会跟你去多说。这还没办法,需要自己争气,靠实力说话吧,你要充满自信,让自己有特点,轮到自己发挥的时候发挥。


这个节目比方说是一个丛林,那我会是里面的一个熊猫。憨一点吧,但也有自己的特点。只要我好好地发挥,熊猫也是宝贝嘛,对吧,摇身变成功夫熊猫。


播出后我弹幕倒看得不多,朋友说曹骏你看到没有,那么多人都在支持你,也相信你会越来越好,对吧,就说你一定要坚持下去,有自信地坚持下去,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待、支持。观众还是希望看到我演到新的角色,新的代表作,可能像小时候这样的一些作品。我觉得这种不要辜负啊,这个东西,这个词挺让我感动的,但是这可能又会成为了一个包袱。


是不是平庸、平凡,那是自己靠自己去驳倒了,给我这个评价也没什么可害怕的,因为人生也不是终点,还没到这个终点呢,后面还会有新的东西吧,新的可能。


如果不做演员我可能会想做医生,也是一个非常实实在在有用的人,学成以后可以治病救人。到医院里面,就觉得医生是一个很权威的人,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他很有价值。演员带给我一定价值,但还没有达到我心里的目标。


之前参加过《演员的诞生》,我演《士兵突击》里的许三多,感觉和他某些地方有点像。陈思诚演的成才的那个角色,我不是这样的人,我反而会比较憨一点,有的时候用力了,去下功夫了,可能自己的这种性格上要学这种巧劲才行。但有时又想,还是保留一点自己的性格吧,每一个演员的风格是挺不一样的,有些人四两拨千斤,有的人看似拙一点,但保持真实,才能打动人。


回忆起人生里哪些瞬间感受过这就是天意,就是2004年被选中拍《宝莲灯》的时候。那部戏开机那天还是我生日,我觉得这个好像也是一种幸运,这是自己理解。天意的意思也跟命运有关系吧,之后我不会去太关注这些东西,因为这个东西啊,不可控。

曹骏:「太认真先生」的一场反思谈话

标签:

热门排行

猜你喜欢

热门标签

扫描二维码打开

周一至周六

9:00-22:00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

618淘宝优惠券,优惠券,优惠卷,天猫优惠券,天猫购物券,天猫超市优惠券,淘宝优惠卷  鲁ICP备19034454号-1  Copyright © 2010 - 2020 http://www.wumeipai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